×

讀新聞

那些跨國食品業者的騙局:了解謊言,才能了解食物的真相

發佈日期:2020/02/04

498

那些跨國食品業者的騙局:了解謊言,才能了解食物的真相

凡妮‧哈里因為自身健康亮起紅燈而開始關注飲食問題,在她多年抽絲剝繭研究下發現,我們的健康每下愈況,是因為長期以來,我們讓大型食品業者代替我們決定了該吃什麼、讓身體攝取什麼;我們吃含糖穀物當早餐、吃冷凍蛋糕當甜點、用加工麵包和加工肉品來做三明治……可是,大型食品業者並不在乎我們的健康,只在乎利潤多寡!

文/凡妮‧哈里Vani Hari《你吃的都是謊言》

當時,我坐在飛機上,正要前往紐約市,接受我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一場採訪。《紐約時報》要寫一篇關於我的人物專訪,文章重點是我對大型食品業者使用危險食品添加物及不誠實策略所做的研究。

  過去一年如同一陣旋風;我發起連署,使得Subway餐廳同意不再於麵包中使用「瑜伽墊化學成分」。我帶著超過20萬份請願書衝進卡夫食品(Kraft)總部,促使他們決定拿掉兒童起司通心麵中的人工食用色素。我當面敦促福來雞(Chick-fil-A)採取行動,使他們停用施打抗生素的雞肉。啤酒製造商安海斯-布希(Anheuser-Busch)和美樂酷爾斯(Miller Coors)也因為我發起的連署而同意首次公布產品成分。同時,我的第一本書正在做最後收尾,書中揭露我們食品中的各種化學物質,預計幾個月後就要出版。我才剛發布對星巴克知名品項「萬聖節南瓜風味拿鐵」(Pumpkin Spice Latte)的調查,點名他們使用了「第五類」焦糖色素(一種與癌症有關的化學物質)。這篇文章大肆轉發,點閱和分享達數百萬次(最終導致星巴克飲品全面禁用這種色素)。我們真的撼動了食品界。不用說,食品業並不開心,因為改變產品就代表賠錢,所以他們拚命想壓制我們的氣勢。

  即使那是個激勵人心的時刻,但接受採訪仍讓我非常緊張。因為我們成功讓一些市值數十億美元的食品企業做出改變,卻也引發強烈反彈。有些文章說我是散播恐懼者,甚至還有更糟的稱呼。雖然我知道許多抨擊我的人都別有居心──因為他們跟被我批評的公司合作──但我謹慎樂觀地認為《紐約時報》跟他們不一樣。

  不過,我仍花了許多時間準備這次訪問。我的公關大肆拷問了我一番。我們在飯店餐廳坐了幾個小時,為訪談做練習,以確保我可以回答任何問題。結束後,我覺得自己準備好了,就上樓去考慮受訪時要穿什麼。最後,我穿上我最喜歡的行頭:一件有個大愛心圖案的舒適毛衣和一對心形閃亮耳環。我跟記者決定約在紐約市非常受歡迎的一間有機餐廳ABC Kitchen見面。那間餐廳很神奇,窗戶和裝飾都是白色或柔和的粉紅色,讓人覺得身處天堂,餐點中有許多精心烹調的蔬菜。我早到了幾分鐘,而《紐約時報》記者也隨後走了進來。我們對上眼,我笑著打招呼,但她沒有報以微笑,也沒有問候我。我是南方人,習慣來句溫暖的問候,然後聊聊天氣。她的冷漠讓我一陣慌亂,我突然覺得無法呼吸。坐下後,我試著放鬆心情,開始談論菜單。我本來很期待點我最喜歡的餐點「南瓜烤麵包」,但記者很快就否決了這提議,惋惜地說她不吃含有麩質的食物。

  她打開錄音機,開始採訪,就這麼持續了一個半小時。期間,我的視線完全沒離開過桌子,感覺就像整間熙熙攘攘的餐廳在我身邊消失了。當她問到我一直在等待的那個問題,也就是為何有這麼多科學家反對我的行動和倡議時,我給了最誠實的答案。我說,這些科學家中,有許多在為食品業進行遊說,所以他們有強烈的金錢誘因去鼓吹維持現狀。有些專家直接拿企業的錢或是補助,其他人則受到外圍組織的支持。她堅持說我錯了,告訴我這些人都是獨立專家。雖然她沒有指名道姓提到任何批評我的人,但我很清楚她在說誰,因為我已經在好幾家媒體上遭到他們抨擊。

  我結束訪談後就直接前往機場。在車上,我打電話給我先生。他問:「專訪順利嗎?」我回答:「很難說,可能又會引發熱烈討論。」我已經準備好再次看到大力批判我的文章,裡面的食品業科學家們聲稱我只是個被誤導的女人,根本不必擔心那些無害的化學物質。

  等待這篇專訪刊出時,我的第一本書《食安甜心》(The Food Babe Way)出版了。這本書大獲成功,連續登上《紐約時報》暢銷書排行榜好幾個月。我很高興有這麼多人對我們的運動感興趣,而且希望了解食物的真相。

  最終,《紐約時報》發表了文章。他們形容我是「大型食品業者的頭號公敵」(其實我很喜歡這封號),但文章也如同預期,其中許多篇幅都在抨擊我的研究。記者引用了四位專家來批判我,雖然她告訴我這些專家是獨立的,但其中只有一位是真正的食品科學家,而且這位科學家還是森馨科技(Sensient Technologies Corporation)這間最大焦糖色素製造商的董事會成員,文章內卻荒謬地隻字未提,而那就是我當時積極呼籲星巴克停用的那種色素。公司紀錄顯示,這位費格斯・克利德斯代爾(Fergus Clydesdale)博士每年從焦糖色素產業獲得超過10萬美元的報酬,報導也沒有提及克利德斯代爾博士在食品業和外圍組織的多個委員會任職一事。在本書中,我們會進一步揭開專家與食品業之間的關係,以及他們如何狡猾地利用媒體推動計畫。

  你看,食品業和化工業的傳聲筒多年來一直在愚弄記者;而這次,他們不去調查無數食品中的危險成分,卻把重點放在我這個倡導改變的人身上,並質疑我有什麼權利說出我的認知。媒體不是應該質疑為什麼某些科學家和醫生要為明顯有害我們健康的食品體系說話嗎?



幾個月後,我藉由資訊自由法(FOIA)獲得一些內部電子郵件,其中一封是《紐約時報》記者寫給她那篇文章中引述的一位評論者。她在信上說:「已經有人抱怨我對她不夠狠。」我也發現這位評論者喬・蘇瓦茲(Joe Schwarcz)博士,向農用化學品產業(例如拜耳作物科學公司、孟山都公司、作物永續發展協會加拿大分會)收取演講費用。在2014年的一封電子郵件中,作物永續發展協會加拿大分會(CropLife Canada)的代表,請他去該協會將在亞崗昆學院舉辦的活動上演講,他回覆:「我來當傭兵吧……怎麼安排?」蘇瓦茲又進一步詢問:「預算方面怎麼安排?」而作物永續發展協會很快向他保證,「作物永續發展協會加拿大分會將支付您的旅行和演講費用;亞崗昆學院會提供場地,並邀請他們想邀請的人。」蘇瓦茲於2014年4月3日發表演講。那場活動的廣告稱蘇瓦茲為「加拿大最重要的科學專家之一,因為他解釋了有機食品與傳統食品、基因改造食品的營養價值,並揭露一些關於加拿大食品的常見迷思及其背後的科學。」但文宣中沒提到的是,他的演講是由農用化學品產業出資贊助。在另一封電子郵件中,他說到自己多麼高興能參與《紐約時報》那篇文章,並告訴記者:「很開心能批判一下那個『甜心』,攻擊她太容易了。」如同預期一般,媒體上的抨擊仍在持續,甚至更加惡毒。他們想封住我的嘴,但我是個堅強的女人,我可以承受批評。然而,我拒絕接受這樣的環境,讓他們得以傳播謊言,而大眾仍不知道到底該吃什麼。我們都有權知道食物的內容及成分,也有權向販售這些產品的企業要求資訊透明。

  從一開始,我的使命就很簡單:我想告訴大眾食物的真相。我的主張讓Subway、通用磨坊(General Mills)、星巴克、卡夫食品、安海斯-布希等公司必須改變其成分或變得更加透明。這並非因為他們想這樣做,也不是因為他們終於對出售充滿人造垃圾的加工食品給我們而感到過意不去;他們是被我們逼的,因為我們終於堅持地說,廠商販賣讓我們生病的產品是不對的。

  我們取得了進展,很大的進展。如今,你逛超市時會發現,有機、自然、健康的食物顯然成了主流。這股熱潮並非偶然,而是因為我們告訴大眾食物中有哪些危險成分,包括色素、除草劑、代糖、人工香料,及無數不該出現在我們廚房的其他添加物。可惜,食品業口袋深得很。他們總有辦法繼續行銷謊言、推銷產品、攻擊像我一樣提出異議的人。

  寫這本書,是因為我認為該反擊了。光是告訴大眾哪些成分會危害健康是不夠的,如果我想改善體制,就得揭穿讓現狀得以維持的騙局。我必須讓人們有能力看清謊言,這樣他們才能明智地選擇給自己和家人吃的食物。

  這本書是受到你們的啟發,你們努力試著善待自己,並嘗試了解吃下肚的食物。雖然《紐約時報》重重打擊了我,但我何其有幸能在接下來幾個月巡迴全美宣傳我的書。我見到成千上萬的讀者──我們被稱為「食安甜心軍團」──並牽起人生中最有意義的一些緣分。我聽到有家庭和孩童健康獲得改善的故事,以及改變飲食如何扭轉人生。

  那時我決定,我不會被批評我的人擊敗,因為他們很多人收了大型食品業者的錢,也因為他們在說謊。所以我關閉谷歌新聞的提醒,請了位臉書專頁版主,不再看那些充滿仇恨的評語和推文。我專注於重要的事情,也就是我在教育大眾如何選擇讓我們感覺良好的食物時,所感受到的強烈使命感。

  我很喜歡一句諺語:「沒有淤泥,便沒有蓮花。」意思是沒有挑戰,就不會有進步。我們在食品業的重重謊言中,一起艱苦前行;我們忍受那些可怕的產品,面對它們造成的肥胖、糖尿病、疾病等惡性循環。

  現在,我們終於有機會改變這一切。但首先,我們必須了解對手是誰。

  我們必須了解謊言,才能了解食物的真相。

  是誰在說謊?就是食品業。還記得菸草業如何欺騙我們關於香煙的害處嗎?還有製藥公司如何隱瞞關於其藥物危險副作用的資訊?同樣的謊言、掩蓋、欺騙行為也出現在食品業。

  許多所謂的「健康食品」其實一點都不健康。許多食品並不符合標示的內容。許多關於食品的研究受到操縱,並由自私自利的食品公司資助。

  許多統計數據的脈絡不足,故意誤導大眾。

  許多醫療組織、醫生、營養師和其他健康專家,都收取酬勞為廠商背書,無論那些食品或產品是否健康。

  這一切實在非常無恥。只要稍微回顧過去,就知道大型食品業者如何敗壞一切。1930年代中期,瑪格麗特・魯德金(Margaret Rudkin)為了不讓她患有嚴重食物過敏和氣喘的兒子馬克吃到加工食品,開始烘烤用石磨研磨的全麥麵包。這種麵包與當時廣泛流行、大量生產的蓬鬆白麵包完全不同。她做的第一個麵包並不成功,她說「跟石頭一樣硬」,而且麵糰完全沒發起來。但瑪格麗特繼續嘗試,到了1937年,她已能向當地市場販售她的健康麵包(用真正的奶油和蜂蜜製成),她的家人說,那是他們吃過最美味的麵包。這款麵包以她在康乃狄克州費爾菲爾德的小農場「琣伯莉」(Pepperidge Farm)為名。

  她的麵包很快吸引許多忠實顧客。醫生將它推薦給有消化問題的患者;報紙稱它為美國「菁英」吃的「健康麵包」;瑪格麗特的麵包定價是普通商業烘焙白麵包的兩倍,因為她的麵包對健康有額外好處。

  一年一年過去,瑪格麗特逐漸增加琣伯莉的產品線。其中一項熱門產品是她在歐洲旅行時發現的小魚形狀餅乾。原始配方很簡單,只有小麥麵粉、脫脂牛奶、酵母、發酵劑、鹽和香料。和其他點心相比,它是很好的選擇,因為不含任何防腐劑、人工香料或色素。

  1961年,琣伯莉被金寶湯公司(Campbell's Soup Company)收購。這是食品業整合的早期案例。金寶湯公司一開始僅稍加改變了琣伯莉的產品線,但到了1970年代,他們開始推出新產品,並大幅修改舊產品的配方,完全不符瑪格麗特的初衷。

  例如我家人在無數次慶生時吃的蛋糕:琣伯莉黃金三層蛋糕。它總是裝在白色盒子裡,從冷凍櫃裡拿出來。我還記得自己是如何煎熬地等待它在料理台上解凍,還有我每次都懇求再吃一塊。


我的家人當時並不知道,但我們被騙了。我父母可能毫無疑心地認為,蛋糕之所以冷凍,是因為它是新鮮出爐的產品(可能跟標籤說的一樣是在農場烘焙的),所以需要保存。他們不知道的是,那蛋糕其實不是透過冷凍保存,而是加入大量添加物和其他人工成分來避免腐敗。這款蛋糕的成分就像是「有害食品成分大集錦」。第一種成分是糖(不意外),其次是氫化油、高果糖玉米糖漿、普通玉米糖漿、脂肪酸甘油酯、聚山梨醇酯60等成分。讀了本書後,您將了解為何這麼多成分具有潛在危險。

  不只是黃金三層蛋糕。快速瀏覽一下琣伯莉的產品線,就能發現許多加工食品的基本問題。例如那些如今有數十種口味的金魚餅乾,其中許多都隱含味精添加物。部分琣伯莉麵包則添加了人工甜味劑三氯蔗糖、化學精製過的大豆油、單、雙脂肪酸甘油二乙醯酒石酸酯(DATEM)。我不認為瑪格麗特會同意這樣做。

  當然不是只有琣伯莉如此,超市裡大多數冷凍蛋糕、零食和麵包也同樣糟糕。但我特別挑琣伯莉來說,是因為這間公司原本有著良善的初衷。這案例完全顯示大型食品業者如何敗壞我們的食品體系,販售謊言給消費者,讓我們繼續購買有害健康的產品。我們看到琣伯莉的紅色穀倉商標,覺得產品一定健康又天然,就像瑪格麗特一開始販售的健康麵包一樣,但這商標如今只是毫無意義的行銷符號。許多產品都是工業化食品,充滿來自化學實驗室和大型工廠的成分,裡頭滿是鹽、糖、濃縮調味料,讓我們吃得欲罷不能。雖然瑪格麗特一開始是想研發讓兒子更健康的麵包,但如今,這些產品大多只是用來填補大型食品業者的毛利率,即使它們可能會讓我們生病。

  長期以來,我們讓大型食品業者代替我們決定該吃什麼、身體攝取了什麼。我們吃它們的含糖穀物當早餐、吃它們的冷凍蛋糕當甜點;用它們的加工麵包、加工肉品和大量生產的起司來做三明治;大口喝下它們的汽水,想減重時,就改喝低卡汽水,但兩者其實一樣糟!這真是大錯特錯,因為大型食品業者似乎沒把我們的健康放在第一位,他們只在乎有沒有賺錢。這就是為什麼我們不能信賴它們的餐點、零食或飲食建議。在本書中,你將學習如何看穿他們的謊言,並選擇有益健康的飲食。

  我是凡妮哈里,又名「食安甜心」,是美國活躍食安運動人士和部落客。那是什麼意思?我跟我的食安甜心軍團同志,向食品企業進行宣導,說服他們去除不健康的添加物,或披露他們產品中的成分。由於我們的努力,卡夫食品的所有起司通心麵都不再使用人工色素(黃色5號和黃色6號)。卡夫食品宣布這項作法後,其他大型食品企業,如通用磨坊、瑪氏食品(Mars)、好時(Hershey’s)、雀巢(Nestlé)、家樂氏(Kellogg’s),也誓言在未來幾年全面停用人工色素。在我們發起連署後,Subway決定拿掉麵包中具有風險的品質改良劑偶氮二甲醯胺,而大多數主要品牌如今也紛紛跟進。通用磨坊即將停用穀物產品中添加的爭議防腐劑二丁基羥基甲苯(BHT),跟其在海外的做法一致。潘娜拉麵包店(Panera Bread)從產品中拿掉150種人工添加物,其中包括人造色素、二丁基羥基甲苯、硝酸鹽、高果糖玉米糖漿、隱藏味精、部分氫化油。奇波雷(Chipotle)的食品正式停用所有基因改造成分(不包括動物產品和飲品)。以上只是我們帶來的其中幾項改變。

  甚至連琣伯莉都開始改變了。琣伯莉的母公司金寶湯公司宣布,將改用無抗生素雞肉,除去罐頭中的雙酚A,停用所有人工色素和香料,並退出食品業最大遊說團體。金寶湯公司宣布旗下琣伯莉等品牌將開始標示基因改造成分後,我號召大家寫信感謝金寶湯公司前任執行長丹妮絲・莫里森採取這個重要措施。後來,丹妮絲還用推特寄給我看她桌上那一大堆信件的照片。最終,丹妮絲仍辭去了執行長職務,因為這些正向作為還是無法改變正在轉型的食品經濟,而金寶湯公司的加工食品線銷售持續下滑。

  這給我們的啟示是,改變雖然很難,卻是可能的。短短幾年內,在我們的倡議下,廠商從大眾每年食用數十億次的產品中,去除了許多不良和危險成分。當我們齊心協力,就能清楚發聲。由於取得了這些成功,《時代雜誌》將我列為「網路上最具影響力的30人」之一。The Daily Meal網站則稱我為「食物界最具影響力的13位女性」之一。我很高興能得到認可,但我也因此付出代價。

  自從2011年開始寫部落格,我就一直惹來麻煩和注目。針對我的不實指控包括:妖魔化常見食品成分、為了獲取利潤而鼓吹使用替代品、將大企業為其產品做出的正向改變宣吿為自己的勝利。這些都不對,除了最後一項。每當有食品公司改變成分,我都高興地將之視為一場勝利。
是的,我所做的事引發巨大反彈。《紐約時報》等媒體的確發表過對我不公平的文章,而且我每天都是仇恨言論、騷擾、網絡霸凌的目標。他們攻擊我不是因為我揭發食品業問題,而是因為我身為女人,那些話語往往是不會用來批評男人的。死亡威脅、強暴威脅、開車「路過」我家,都是為了恐嚇我、逼我停手。

  雖然我沒有證據能指控特定公司、團體或個人,但這些可怕威脅已嚴重到我的臉書專頁不得不封鎖許多由食品公司公關部門教唆(某些案例中是雇用)每天來騷擾我的帳號。這些「網路酸民」包括食品巨擘的高階主管和公立大學的科學家教授,他們在媒體也獲得發言平台。瑞克・伯曼(Rick Berman)──一位頗具爭議、有「邪惡博士」之稱的公關──在《華盛頓時報》上說我是「食安蠢妞」(food bimbo);但我拒絕就此罷手。儘管食品業影響力龐大,我的人生使命就是幫助像你們這樣的人過得更健康、更美好。

  我之所以如此重視食品真相,是因為我並非一直像現在這樣健康。我人生有很長一段時間都亂吃一通。我曾經對糖果上癮、喝汽水、不吃綠色蔬菜、愛去速食店、狂吃加工食品( 我們都有過那段時光)。結果我落得不良飲食習慣的典型下場:躺在病床上。那時我22歲,卻覺得自己無力且脆弱,而不是強壯健康。從那時開始,我決定將健康視為首要之務。

  藉著這股想活得健康的新動力,我開始研究我們食物中的真正成分、它們如何生長、生產時使用了什麼化學物質。我不是營養學科班出身,所以一切都得自學,我花了數千小時研究並向專家討教。當我開始學得更多,我已能看穿大企業的行銷手法和冗長的食品標示。最重要的是,我知道的越多、付諸實行的越多,我的感覺越好──而且我想昭告天下!

  我再也不會被人身攻擊和威脅嚇到;它們是在所難免的。我希望那些酸民知道,我不會就此罷休。我不會閉嘴,也不會默默消失;我是個直言不諱、廣受關注的消費權益倡議者。我的終身使命是告訴公眾關於食物的真相,以及我們如何被食品業、收錢辦事的媒體傳聲筒、和狡猾虛偽的騙子所扮成的「獨立」專家所誤導。

  我們不應受人欺騙,該是認清真相的時候了。

  不想再被餵食謊言?

  這是新型態的飲食健康書籍。我提供所需的知識,讓你做出資訊充足的明智決定;我協助你克服阻礙,讓你能對自己的健康負更大責任;我帶領你深入探究,在現今的茫茫食品海中,靠自己的力量尋找欺騙的證據;我幫你掌控並改善自己的生活。

  這本書不僅要公開細數食品業的罪行,還有更高的目標。我要教你如何靠一己之力,保護自己遠離廉價、加工、不健康的食物,不用承受它們引發的健康問題和病痛。我會在每個章節中提供行動步驟──包括本書最後的「48小時毒素消除法」──這些方法將幫助你避免食品中的化學危害,讓你變得健康。你將擺脫對糖分和加工食品的依賴,成功減重,不再節食,並且恢復活力、心理健康和整體幸福感。

  健康是快樂、豐富人生中的最大禮物,也是我們能擁有的最大財富,但如果我們不夠警惕,隨時都可能失去它。你只要相信自己值得付出這些努力就好。現在,我邀請你採取行動,勇於負責,獲得健康,並永遠保持下去。

  現在,正是改變人生的最佳時機。


食醫行精選

你吃的都是謊言

平裝/15*21cm/400頁/彩色

售價$450

優惠價$356

飲食寫作:暢銷美食作家養成大全

平裝/15*21cm/480頁/黑白

售價$499

優惠價$424

飲食大未來

平裝/15*21cm/432頁/黑白

售價$480

優惠價$379

為什麼布列塔尼豬比人多?

平裝/15*21cm/232頁/全彩

售價$340

優惠價$289